个人简介

邱老医案

健脾化湿消瘀散结治疗泄泻

发布时间:2012-09-14


李某某,女,66岁。2011年5月25日初诊。

反复泻下2年余,加重1月。

初诊:患者约三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大便溏泻,为水样便夹有粘液,伴有胃脘部不舒,遂到当地医院做胃镜示:胆汁反流性胃炎,肠镜示:直肠息肉约4×5mm,肠镜检查后有下腹部蠕动痉挛感,且症状逐渐加重。每次泻下时伴有肠鸣,声响。曾于当地医院间断中药治疗,但症状未见明显改善,遂来求诊。诊其为泄泻(1、直肠息肉  2、胆汁反流性胃炎),证属脾气亏虚,湿热夹瘀。患者年老体弱,泄泻日久,损伤脾胃,脾气亏虚,脾不运化水湿,水饮停于中下焦致使肠鸣频繁而响,风气与湿热搏结肠道,致泄泻更甚,且可加重肠鸣。湿热夹瘀阻滞肠络而生肠瘤,舌脉亦为脾虚而湿热夹瘀之象。治宜化健脾祛风,清热化湿,去瘀散结。拟方痛泻药方加减。处方如下:

防风20g  陈皮9g 白术15g  甘草6g

白芍30g  蛇舌草30g 败酱草30g元胡30g

党参18g 太子参18g茯苓15g  丹参18g

酸枣仁20g 生牡蛎30g 甘草6g

7剂,水煎服,日1剂。

二诊:(2011年6月1日)服药后肠蠕动痉挛感明显减轻,发作次数减少,仍有肠鸣,但发作程度减轻,大便已成形。睡眠仍差,易醒,舌脉呈脾气亏虚夹有内湿之象。余症如前。以健脾化湿,温通理气为法,上方加减如下:

桂枝15g茯苓20g 白术15g 炙甘草8g

防风20g 白芍30g陈皮9g 海螵蛸20g

党参18g五味子10g 酸枣仁20g赤芍15g

蛇舌草30g

7剂,水煎服,日1剂。

三诊:(2011年6月8日)经下腹部肠道蠕动痉挛感已基本消除,但仍有肠鸣症状,发作时如水走肠间,沥沥有声。自己服用易蒙停后大便较为干结,为羊矢状,未服则大便仍溏泻,日一次。眠差,舌红有裂痕,少苔,脉沉细。上方加柏子仁20g,续服14剂。

四诊:(2011年6月22日)大便较干,但排出不难,日一次,仍有肠鸣,以中午时段较频繁,现无肠道蠕动痉挛感,易汗出,眠差,入睡困难,舌脉大致同前。上方调整剂量,加减如下:

桂枝20g茯苓20g 白术15g 炙甘草8g

防风25g 白芍30g  陈皮10g 海螵蛸20g

党参20g 五味子10g酸枣仁20g柏子仁20g

生牡蛎30g  

续服28剂。

五诊:(2011年7月20日)进食上药后大便成形,日一次,肠鸣偶尔发作。汗出症状仍存,睡眠较前改善,舌淡胖大有裂痕苔白。此水湿内停走于肠间,而津液又外泄,必致气阴耗伤,在原法基础上加强收敛之力,处方如下:

桂枝30g茯苓30g 白术18g炙甘草8g

防风25g白芍30g陈皮10g海螵蛸20g

党参20g五味子10g  生牡蛎30g  生龙骨30g  

瓦楞子30g山萸肉12g                       

7剂 日一剂,水煎服。

六诊:(2011年8月3日)进食上药后大便成形,日一次,肠鸣偶尔发作。汗出症状仍存,睡眠较前改善,舌淡胖大有裂痕苔白,脉沉,复查肠镜提示:直肠息肉消失。继续健脾益气巩固疗效,以防复发,或他处再发息肉。处方如下:

党参20g 茯苓30g  白术18g炙甘草8g

防风25g 白芍30g  陈皮10g  海螵蛸20g

生牡蛎30g 生龙骨30g  蛇舌草15g  

14剂 日一剂,水煎服。

按:本例为土虚木乘之泄泻。脾之运化功能有赖于肝之疏泻。若肝过旺而脾土亏虚,肝气乘脾,必致疏泻太过,脾失健运,肠道排泄糟粕异常,泄泻乃作。故治之宜以扶土抑肝缓急为主,选用痛泻要方加减。脾虚而水湿内生,水走肠间而见肠鸣漉漉有声。故此例病人肠鸣顽固难愈,除风邪所致之外,还夹有水饮之邪走于肠间。至疾病后期,水饮之邪走于肠间更成为肠鸣的主要原因。邱教授擅用经方治疗疑难病,此例即用仲景之苓桂术甘汤治疗肠间水饮。病人体质较为虚弱,病情缠绵,故治疗中不断加大苓桂术甘各药用量,以达到彻底驱邪目的。《景岳全书》云:泄泻之本,无不由乎脾胃。本案紧扣脾虚之本,而抑肝扶脾贯串始终,更辅以驱邪之品标本兼治,故收全功。

返 回

Copyright (C) 2009 GuangDong Second Provincial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Hospital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恒福路60号    邮编:510095     联系电话:020-83482172,020-83494579   

粤ICP 05028968号    技术支持:伯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