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简介

个人简介

               

全国名老中医邱健行教授

         邱健行教授是是国家名老中医,全国第二、第三、第四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指导老师,国家首批名老中医药传承工作室专家,主任中医师,广州中医药大学教授,历任广东省中医药学会常务理事,内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全国中医药学会理事、内科常务委员、血证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香港大学中医专业学院、澳门中医学院、美国洛杉机皇家中医学院、澳洲悉尼中医学院客座教授,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主席团成员。现任主任中医师、广东省老教授协会副会长。学术上提倡脾、肝、胃相关互连的脾胃学术思想,方法上善用顾护脾运法、疏清通降法治疗胃肠肝胆病等,用药上独具岭南特色。主持的“血证的系列研究”获广东省中医药科技进步一等奖,“紫地合剂治疗胃炎、溃疡病导致的上消化道出血研究”获卫生部中医药重大科研成果乙等奖。先后发表论文30余篇,出版著作7本。

从医简史

        一、幼承庭训、立志学医

        邱健行1941年2月,出生于广东番禺一个医学世家,幼承庭训,从小耳闻目睹长辈济世救人之术,救治病人身心痛苦,立志长大从医,解除更多病人痛苦。50年代末,他在久负盛名的广州培正中学毕业后,考入广州中医学院,开始了他对人生理想目标的追求,经过大学6年的正规、系统的教育,他像扎根中医沃土中的幼苗,在春风化雨般的培养下,茁壮成长为社会的有用之才。1965年毕业时,他是同届240位同学中,成绩优秀的三名“全优生”之一,毕业时,他毅然服从学院安排,分配到较偏远的清远市中医院工作,开始实现他的人生理想。

        二、名医指导,临床磨砺

        经过临床,邱健行悟出宋代著名诗人陆游“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诗中的哲理,只有实践才能出真知,书本上的理论知识,要在临床中应用才能变成自己的经验和真正服务病人的本领。他很快拜了当地名老中医黄峰为师,虚心请教,临床跟师,由于他的勤奋聪慧深受黄老青睐,得到黄老的言传身教,悉心指导,黄老崇高的医德和精湛的医术使得邱健行对病人的关爱和中医诊疗水平与日俱增,求医者日众,深得患者信赖。临床的不断磨砺,使他逐渐掌握到了中医临床治病的精髓,临床经验越来越丰富,解决了越来越多病人的痛苦,不到3年间,他便成了当地有名的青年中医,人称“小黄峰”,日门诊量不下百余人次,并创下了行医生涯一天接诊300余例的记录。1974年他被任命为清远市中医院业务院长,其间邱健行结识了他的终身伴侣管惠嫦,上苍因此为他安排了一位好岳父,岳父管铭生祖上三代是佛山有名的中医世家,第一代可追溯到清代二品军医官管金墀,是当地四大名医之一,岳父管铭生,精通伤寒,善治内科疑难病症,著有《医余随笔录》,1978年被广东省政府授予首批“广东省名老中医”称号。管老见到这位青年医生,品貌出众,谈吐不凡,精通医理,十分喜爱器重,于是不仅把自己多年来积累的临床经验,尤其是治疗颈椎病、高血压、肝炎、肾炎等疑难杂病的独特临床经验毫无保留地亲传给这位年轻人,而且把他视作掌上明珠的女儿也许配给了这位年轻人。邱健行得到前辈的鼓励,更加努力专研,从岳父身上学到了精益求精的医术,一生行善的品德,谈吐儒雅的风范,这种原型如今在邱教授的临床中可以让人体会得到。邱健行在这两位名医的指点下,如虎添翼,医术突飞猛进。

         三、 教学相长,理通法明

        1977年8月,表现突出的邱健行被调到广州中医学院内科教研室任教,要克服从临床到教学的跨度,怎么办?答案是勤奋学习,不耻下问,邱健行虚心向同行讨教教学方法、教学心得,并经常到图书馆收集教学资料,丰富教学内容,经过不断地试讲、演练,凭着他多年来在基层积累的丰富临床经验,使得自己的课堂教学充满知识性、趣味性,极大的调动起学生爱中医、学中医的兴趣,在学生投票评选“最受欢迎的老师”活动中,邱健行高票当选。邱健行既是学生的老师,同时他也是一位虚心的学生,至今他仍谦虚地坚持说“邓铁涛教授是他最敬佩的老师”。当时邓老是内科教研室主任,便倡导读经典,做临床,从理论到实践,再从实践到理论,实现认知的飞跃。要学到中医之“道”,应悟出中医之“道”,行到中医之“道”,写出中医之“道”,做中医的最高境界就在于得到这个“道”,再按照这个“道”去解决问题。在教学相长过程中,邱健行不断提高理论水平,在名师指导下,不断悟得真知灼见,他最喜欢的中医药书籍有《伤寒论》、《金匮要略》、《陈修园医著》、《邓铁涛临床经验辑》。经过实践后的大量的阅读思考,中医理论在邱健行脑中变得更加清晰、通达,临床理法方药丝丝入扣,得心应手。随着中医理论和诊疗水平的不断自我超越,1984年邱健行被推选为广州中医学院附院大内科副主任、脾胃内科主任,同年晋升为副教授,1991年晋升为正教授。

         四、科研创新,配方颗粒

        1991年6月,邱健行教授在时任广东省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兼广东省中医研究所所长冯新送 “三顾茅庐”邀请之下,出任广东省中医研究所党支部书记兼副所长。在当时情况下,所领导班子提出要加快中研所发展,就要加强科研创新,从中药配方颗粒入手,搞中药现代化,并定下了要走科、医、工、贸一体化的道路,中医研究所属下要建一间医院和一个药厂。经过多方奔走和努力,1993年12月8日,广东省第二中医院正式开业,邱健行任业务院长,1994年广东一方药厂在广东里水相继建成,成为我国南方仅有的一家国家定点专门生产中药配方颗粒的厂家,邱健行任首届董事长。在邱健行开拓领导下,经过研究所工作人员的齐心科研攻关,用现代化制药工艺提取数百味单味配方中药颗粒,配方中药颗粒可以在中医理论指导下,用于不同证型的配方需要,在保持与原汤药配方疗效一致下,方便患者服用、携带、保存,并可立即冲服,用于急诊救治。到如今已生产出700余种单味配方中药颗粒,供全国近千家医院或医疗机构使用,并出口到世界五大洲,深受海内外朋友欢迎。由于邱健行工作成绩卓著,1993年被广东省省政府授予“广东省名中医”称号。并于2001年光荣当选为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主席团成员,受到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和留影。为中医立法立案奔走相告,为政府决策中医政策作出了重大贡献。在此期间,邱所长虽然行政事务繁忙,但仍不忘心中的病人,坚持每周必出门诊。邱教授觉得看到病人心里才踏实。

        五、精勤临床,传承学术

        2001年底,邱健行副所长因年龄关系,从业务所长岗位退下来,一心一意做一名解除病人病痛的专家。“不为良相,当为良医”是他挂在诊室里的座右铭,他淡泊名利,最大的愿望就是用自己的中医本领服务于社会大众,虽然医院每周只安排两个上午出诊,但邱教授考虑到很多外地来的患者往返困难,在广州多住一天,不仅病痛要多折磨一天,而且花费亦要多支出一些,于是邱教授往往要加诊,常常要忙到下午还下不了班,但邱教授忘却了自我,忘却了疲劳,越看病人越是精神,别人劝他注意身体,他却淡然笑道“我累一点没所谓,只要病人得到治疗,再累也值得”,再忙再累,只要病人有问有求,邱教授一定有应。有位乙肝肝硬化失代偿,做了脾切除10余年的患者,找邱教授看病先后已10年了,疗效显著,肝功能保持稳定,未再犯腹水,工作如常人,每次患者来看病,邱教授都像第一次为她看病那么认真、细致,处好方药后,还耐心教导患者如何愉悦心情,调节心态,饮食注意,以及配合药膳,用何种配料煲汤,患者被邱教授对病人的关爱和真诚,留下了感动的热泪。邱教授除了给病人看病,实现他的大志之外,还把传承中医学术,对年青一代中医师的传、帮、带当成是自己的又一重大责任。邱教授是全国师带徒导师,1997年被选为第二批,2003年又被选为第三批,2008年再次被选为第四批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导师。为培养新一代中医药人才竭尽所能。他毫无保留地把他一生积累的宝贵经验传给第二批、第三批、第四批师带徒年轻医生,他的学术继承人吕雄、戈焰在导师系统的医术熏陶下,分别成为医院内分泌科和消化科主任,为医院培养了中医人才,使中医薪火相传,发展后继有人。他育人重育德,要求学生学医要先学会做人。

        六、德艺双馨,健行不息

        “德艺双馨,健行不息”是邱健行教授的真实写照,邱教授说这块匾是病人送给他的,这八个字既是对他的鼓励,更是对他的鞭策。老骥伏枥,志在千里。邱教授每天都以饱满的精神风貌面对他的每一位病人、每一个学生,也深深感染了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邱教授行医40余载,在病人中形成良好口碑。在行医生涯中,他获得了许多荣誉,但在上级授予的奖项中,他最珍惜的是2个行业作风评议中的先进工作者奖,一个是2003年3月广东省卫生厅、广东省人事厅和广东省中医药局联合颁发的“全国卫生系统行业作风建设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另一个是1980年广州地区“百日医疗质量高、服务态度好”的先进工作者。邱健行教授最擅长治疗脾胃肝胆疾病以及呼吸系统如肺炎、顽固性咳嗽。邱健行教授总是勤求古训、博采众方;擅长使用经方、时方,或两者联用。最常用的处方是自拟的蒲败四逆散、火凤痛泻方、紫地泻心汤、蒌葶麻杏汤。最常用的中药有蒲公英、金银花、火炭母、溪黄草、白芍、桂枝、法夏。最喜欢的中医学家是张仲景、陈修园、邓铁涛。邱教授看病的体会是“把握阴阳,谨守病机;治病必求其本;用药无过不及”。他临床用药灵活,思路新颖,另辟蹊径,用药精当,药味少而量大,效专力宏,起效神速。邱教授辛勤的培育弟子,对弟子毫无保留讲述他多年来临床积累的用药经验,他带教时教导弟子说:“临证时,第一,要估计患者体质强弱,强者用量宜大,弱者小者剂量宜小;第二,度量病势轻重缓急,重者急者宜用量大,反之则小;第三,考虑患者的饮食、居住劳作以及族群的风土习惯和季节、地域变化,在投药无效时,须细究其因,是药不对证,还是药不胜病。若药不胜病,即使辨证准确,无异于养奸遗患,任邪猖狂,疾病难愈,药轻病重,尤如隔鞋搔痒,无济于事。例如,一王姓病人患乳蛾,症见咽痛,高热(T:39.5℃),头身痛,咽充血,双侧扁桃体Ⅲ度红肿伴有化脓点,舌红苔薄黄少津,脉洪数,先予银翘散、桑菊饮加减,效果不显,后考虑热毒深重,药轻病重,于是在上方中加入岗梅根、板兰根各30克,水牛角30克,石膏20克,增加大剂清热解毒、清气凉血之品,服药当晚热退身凉脉和缓。又例如,一陈姓女病人,便秘20余年,无便意,排便无力,临厕努挣则大汗、乏力,靠服“清润茶”、爬山运动后方可大便,舌淡胖瘀暗,苔黄白厚腻,脉沉细,辨证气虚湿热内阻,予枳术丸加减,投3剂无效,后将原方中白术剂量从15克加大至45克,增加3倍用量,则有便意,大便顺点。因此用药剂量大小,一定要与疾病程度轻重相对应,方能药到病除。㈡  药性与药用的取舍。任何中药都有药性和药物功用两大因素,邱教授认为《药性赋》是先谈药性,再谈药用的典范,而大多数医生重药用轻药性。药物的寒热属性,与病人的寒热证型不能对应变,有的寒证用寒药,无异于冰上加霜;有的热证用热药,尤如火上加油,出现咽痛、口干、牙痛上火,病人停止服药,无法按  药物治疗,药效的发挥亦无从谈起,正如“未见其利,先见未弊”,邱教授尤其注重药性在治病中发挥的积极意义,例如自拟的连夏蒌杏汤,用治痰热壅肺咳嗽,其中黄连取其苦寒之性,舍其燥湿之用,而法夏取其化痰之用,弃其温燥之性。另外邱教授常用麦冬配法夏,取麦冬清润凉性,牵制法夏温燥之性,曰“法夏祛痰力强,但性温,用麦冬甘寒同化之,顺以清润之性”,用治痰热或燥痰咳嗽,取洒水扫地之意,以药性为先,再谈药用。” 实属宝贵经验之谈,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邱教授不仅医理深厚,而且兴趣爱好广泛,喜爱文学、诗词,熟读《三字经》、《增广资文》、《论语》、《唐诗宋词》等,文学功底深厚,而且强闻博记,融会贯通,经常在临证中或带教中,结合文学典故,和既往的病例,把中医道理说得更深更透,也常常取类比象,触类旁通,深奥的医理,一语道破,大道至简,使后学茅塞顿开,容易悟通。邱教授看病非常风趣,有时病人心情忧郁,听了邱教授的劝说,心情顿时开朗。邱教授非常喜爱运动,如太极拳、太极剑,曾获1965年广州地区武术队锦标赛太极剑冠军、太极剑亚军。如今邱教授舞起太极剑,仍虎虎生威,有刚柔相济,身手连青年人都自叹不如。邱教授诊疗之余,为了放松心情,培植了许多花草,邱教授说养花观鱼是绝好的调节身心的养生之道。邱教授无论学习、工作和生活,都验证了他名字中包含的信息,即天行健,则自强不息。邱教授正是这样勉励自己,“天体行星按照各自的轨迹不断运行,才能维系天体正常运行,并不停地和谐运行下去”。人生如同天体行星一样,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不断努力自强不息,多一份奉献,少一份索取,将中医事业推向前进。

        邱教授认为医术,从来不只是一种技术,而是一门综合优美的艺术,我们应把医术当艺术,我们不仅是跟病情打交道,更重要的是与人打交道,应该以人为本,站在艺术这一更高境界去调节我们的身心去做事。他常说:“要做一名优秀的临床医师,除了必须具备高尚的医德,还要有扎实的理论,丰富的临床经验,在当今时代,必须要有科学的思维方法,要不断的在临床中捕捉一些新的苗头,要有敏锐的头脑,坚韧的毅力,求实的精神,严谨的作风,创新的意识,同时要结合现代科学研究成果,掌握本学科领域的前沿进展,为我所用。要想成为一名良医,必须要客观地去观察病情,全面地分析、概括收集到的病情资料,提出符合事物客观规律的、正确的解决办法。临床经验固然重要,但不能以固定不变的经验,来解决随时变化的病症,应该“胸无成见,药随证变”,抓住证候这一核心,这一根本,以不变应万变,才能达到良效。”邱老师还说:“不论做人,还是做学问,尤其做医,“胆要大,心要细”,“智要圆,行要方”。“医道平衡”,“医贵平衡”,要努力达到一种“圆融和协”的境界。”

        目前邱教授仍活跃在临床第一线,求医者众多,他始终事业精勤不倦,医术普及苍生,学术传承弟子,不愧是一代中医大家。

Copyright (C) 2009 GuangDong Second Provincial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Hospital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恒福路60号    邮编:510095     联系电话:020-83482172,020-83494579   

粤ICP 05028968号    技术支持:伯约软件